欢迎光临苏州硕朔精密刀具有限公司官网
您身边的刀具专家
专业切削刀具制造商
15950926748
15506215413

面对2019年国际贸易争端,民营企业该如何做?

浏览:3 时间:2019-09-03

面对2019年国际贸易争端经济环境下,民营企业该如何做?国际贸易争端对中国既是挑战也是机遇_民营企业该如何发展_对民营企业有什么影响对中国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据海关总署2019年数据显示,货物进出口量逐年攀升,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速高于整体,出口市场更加多元化,民营企业外贸主力军作用也不断增强。而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2019 年以来,中国对美进出口金额及占比降幅明显。尽管中国经济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一定影响,但是也在不断向好势头持续发展。广大民营出口企业需探索在当今生态环境下如何实现稳定增长、共享共赢。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曾指出,全球制造业目前可以分为四个梯队,第一梯队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第二梯队是高端制造领域,包括欧盟、日本;第三梯队是中低端制造领域,主要是一些新兴国家,包括中国;第四梯队主要是资源输出国,包括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非洲、拉美等国。

 

目前中国只处于在全球制造业的第三梯队,而且这种格局在短时间内难有根本性改变,要成为制造强国至少要再努力30 年。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美国依然是经济、科技、金融方面的强国,“世界老大”的地位依然无可替代。我国虽然处于上升趋势,经济总量直追美国,但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及综合实力与美国仍然存在较大差距,“大而不强”使我国在不少方面受制于美国等西方国家。虽然中国进出口量在逐年攀升,但其中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占我国民营企业外贸总值的40.5%。

 

虽然民营企业的进出口总值有所提升,但是外商投资企业的进出口数值与之相差不大,可以看出中国出口到国外的商品有很大一部分并非是真正的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 ≠中国制造,必须清楚地意识到只有自主核心技术的制造才能被称做是真正的中国制造。”比如,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大部分是美国企业自己的,比如苹果手机在中国生产再出口到美国市场,IBM 及戴尔把自己在中国百分之百生产线的产品出口到美国。

 

衡量优秀企业的标准之一是企业的抗压能力,目前来讲中国企业的抗压能力也稍显弱势,比如2018 年中兴因为受到美国“制裁”出现了100 多亿美元的赤字,华为未来两年的海外手机市场也将减少4000 万部。他以日本曾经的应对之策为例,在中日贸易摩擦期间,1978年前后美国推出了环境保护法,用排放不达标来限制日本汽车进入美国市场,而本田和丰田在这时开发出了当时的三元催化技术,也就是为了应对美国的法律而专门研发的。但几十年过去后回头看,美日汽车贸易战的最终失败者,反而是美国车商。日本汽车业却日益壮大,成为真正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全球性汽车品牌。

 

2019 年世界经济发展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增长动能趋缓,各国政策向内倾斜,贸易保护主义持续升温,“逆全球化”趋势导致全球经贸摩擦加剧。

 

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政府频繁采取强硬的贸易保护限制措施,强力推行“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其矛头不仅指向中国、墨西哥、韩国等新兴经济体,也指向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盟友。

 

中美贸易摩擦未尝不是中国的一个新的历史机遇,并且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势不可挡。对于目前实力相对弱的中国来说,“自强者胜”是贸易战中争取胜利的关键。

 

近期,华为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的表现备受关注。6 月27 日,华为在深圳总部发布了名为《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是创新的必由之路》的华为创新与知识产权白皮书,其中指出,“持续创新是华为30 年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华为坚信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是创新的必由之路。”

 

华为作为优秀企业的代表,在张玉来看来,“华为成功的真正原因在于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并且愿意投入精力去补短板。”

 

首先,华为非常重视研发,研发人员占整个公司内部员工的45%,并坚持将每年收入的10%以上,近年约15% 投入到研发。其次,华为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专利持有企业之一,除了自身专利外,累计对外支付超过60 亿美元专利费用于合法使用其他公司的专利。

 

日本企业和美国也曾有过长达30 年的贸易战争,但是并没有多少企业因为贸易战而倒闭,日本是如何降低贸易摩擦的风险?“日本应对贸易摩擦的核心战略在于国际协调,就是不断的让步,但是是有条件的让步,一步一步的让,每让一步就要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就是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张玉来表示。

 

张玉来还提到日本企业另一个核心战略是“地产地销”,就是当地生产当地销售,尽量减少全球性的贸易流动。“日本企业不断把产能转移到海外,目前中国有3.2 万家日本企业,美国有8 千多家日本企业”,张玉来认为这可能是规避当前这种全球政治逆流一个非常好的手段。

 

本田的讴歌、日产的英菲尼迪、丰田的雷克萨斯,这三个汽车高端品牌都是在贸易战的背景下诞生出来的,当时他们做了一个很重要的战略就是国际化,从最初进入美国市场,到在美国投资、生产,一步一步解决出口的问题。张玉来认为,这一系列的战略都是应对贸易摩擦的办法,其实企业还可以有很多措施来应对出口问题。

 

东莞作为中国“出口依存度”最高的城市,中美贸易摩擦对于东莞的制造出口企业有什么影响?对此,环球资源粤中区总经理杨军在东莞论坛分享了一组数据,“2018 年东莞的总出口额是8 千亿人民币左右,其中出口到美国约是1790 亿人民币。东莞的几个出口大户占到美国市场的大部分,其他民营企业在东南亚市场以及一带一路地区的出口额也在逐渐增长。”

 

就大环境而言,中美贸易摩擦虽然影响到整个贸易平衡,但其他地区的市场机会也在增多,这就意味着民营企业需要抓住时机,可以多把目光放在一带一路的国家和地区。

 

据海关数据,2019 年前5 月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7.8%,高于同期外贸总体增速4.1 个百分点,占进出口总额的28.6%,比上年同期提升1.1 个百分点。其中,对沙特阿拉伯、埃及、俄罗斯进出口分别增长33.8%、18.3% 和9.6%。

 

作为与外贸打了17 年交道的“老兵”,杨军见证过东莞民营出口企业的快速发展,也非常了解外贸人以及东莞出口企业的辛酸苦辣。“做外贸不容易”,他认为企业诚惶诚恐地担心未来,还不如修炼好内功,把产品、工厂管理、成本控制、外贸推广等做到位。

 

“商业社会很残酷,如果你一直在做低产能、低附加值的产品,那么被淘汰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只是贸易战会催化这件事的发生。”外贸KOL 朱子斌说,在行业范围内,企业要不断提高效率、产品的开发能力以及市场能力,因为贸易战并非企业失败的根本原因,而缺少核心竞争力才是。

 

任何一家企业所做的产品都是循序渐进地,从初级、中级到高级逐步进阶,最重要的是要聚焦在一个行业里面,然后不断地更新产品。广州敏视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石锡敏作为广州场的分享嘉宾,提到在其早期创业时就曾对公司提出了两个方向,第一是创新,因为创新是塑造竞争力的根基;第二是把控产品品质,这样才能积累口碑,慢慢打造出自己的品牌。

 

日本的一些大企业,都是从三五个人的手工工厂做大的,他们为什么能做到基业长青。张玉来认为,他们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独到的地方,比如从本田的创始人创立之初,从做三轮车然后转到汽车,当时本田下了一个决心,就是要掌握所有的发动机,现在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都能看到本田的发动机。

 

专心只做好一件事或一件产品,这可能就是大客户选择你的原因之一。苏州硕朔精密刀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吕方健认为,抓住核心竞争力是稳中求进的最佳方案,“在这个时代,企业家要稳住自己,不要乱投资,精心把自己的产品做好。企业家应坚持在一个行业内做出成绩,逐渐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客户自然会选择你。”

 

“此外,中美贸易摩擦是国与国之间的,不是我们个体所能左右的。如果每个企业家都能做好自己,那么中国就是胜利的。”吕经理表示;“在当前贸易环境下单打独斗不如找好与你价值观相同的上下游,抱团成长。”无论是做国内市场还是出海,合作共赢的商业模式都会带来新机会。

 

苏州硕朔精密刀具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可转位刀具、舍弃式刀盘、机夹复合刀杆、面铣刀盘及三面刃等。